阅读文章

赔偿与损失不成正比 受偿权利未充分尊重 顾案赔偿判决难孚众望

[ 来源:http://www.yj9.com.cn | 作者:网友 | 时间:2020-05-03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证券市场周刊。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因此,在上述申请国家赔偿案中,严友松提出如下赔偿请求:1.人身自由赔偿金28.8769万元。按2019年公布的国家上年度职工日平均工资标准315.94元计算(914天×315.94元)。2.精神损害抚慰金300万元并为其消除影响,恢复名誉,赔礼道歉。3.赔偿财产损失1534.6399万元,主要包括:(1)2008年缴纳罚金2万元。(2)刑事案件支付律师费50万元、差旅费7.6339万元。(3)羁押期间的工资损失375万元(被羁押两年半,上市公司年报公告的高管年薪为100万-200万元。)(4)2008年获释以来丧失继续从业资格,经济收入损失1100万元。

  此外,顾雏军案的主要当事人之一姜宝军也表示,在遭受广东佛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和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的错误刑罚后,我曾被关押达四年之久,海内外新闻网站和媒体对该案及我本人进行了长期广泛的负面报道,我的人身自由、身心健康、家庭生活、职业生涯、职业形象和财产权都受到了严重损害,我认为,作为国家赔偿义务机关,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虽然作出了赔偿决定并表示了歉意,但没有充分考虑当事人身心和财产所遭受的严重损害,没有充分履行国家赔偿法规定的赔偿义务,没有充分尊重国家赔偿法赋予当事人的受偿权利。因此,我正在考虑向最高人民法院赔偿委员会提出上诉问题。

  而最终审判的结果,除了赔偿严友松人身自由赔偿金28.9085万元和支付严友松精神损害抚慰金10万元并为严友松消除影响,恢复名誉,赔礼道歉之外,严友松的其他国家赔偿请求均被驳回,其最终获得的赔偿金额总计仅为38.9085万元,甚至不足以覆盖50万元的律师费。据悉,出狱后的严友松依旧努力奋斗在中国企业的第一线,仍在奉献着自己的才华,为国家经济建设贡献着自己的力量。而对于如此优秀的企业家、高管,当初的误判致其入狱足足两年有半,在出狱后依然不给予其应有的补偿,令人痛心之余更多是不解。

  回首顾雏军案,15年来,随着证监会对顾雏军等人的行政处罚、顾被公安机关立案调查、顾案八人获刑、出狱后不顾一切喊冤、高院再审、巡回法庭改判、顾诉证监会二审获胜,舆论大浪荡起无数泥沙,卷入的人数之多、份量之重、时间之长、后果之重,暂无第二。含冤入狱的几位当事人,承受了难以想象的伤害,甚至有人因此付出了生命。

  时任科龙电器董事长助理的刘义忠博士,在庭上庭下一直喊冤。出狱后为养家同时打好几份工,发现癌症时已经是晚期,于2012年2月病故。在最高人民法院第一巡回法庭开庭时,刘义忠的妻子全程旁听。2019年4月的清明节,获悉最高院即将宣判,她专程到刘义忠坟前送信儿,以此告慰这位抱憾离世的刘博士。

  在此次再审判决中,顾雏军原来被认定的三项罪名,虚报注册资本罪,违规披露、不披露重要信息罪,挪用资金罪,只保留了挪用资金罪一项。顾雏军的刑期也由之前的10年改为5年,缩短了一半。这对顾雏军本人而言,无疑是一个巨大的改变。面对判决,顾雏军选择一战到底,意欲追求彻底平反的结果。其先后两次与证监会对簿公堂,均获胜诉,风头一时无二,至今仍在洗刷冤屈的征程中孤身奋战。

  与姜宝军持类似看法的还有张细汉,他的表态简洁而明确:太离谱了,已决定上诉!

  严友松表示,对于此次判决总体是很不满意。具体原因如下:1.没有考虑案件十多年来我们作为当事人,在工作,生活上承受的巨大压力和阻力。2.完全没有顾及我们作为上市公司中高管理人员和专业技术人员这个特殊群体身份,因为该案件带来的名誉和经济上的损失;并且和案件直接关联的律师费用、误工费都完全没有考虑。3.过多强调法规条款,是一个没有人情味的判决。4.道歉之前强调不是在场人员经手,感觉道歉缺少一点诚意。暂时还没有看到有什么实际举措为我们消除因该案件导致社会和舆论上的不利影响。5.我们几个人羁押天数是不完全一样的,但赔偿金额却是一样的,感觉广东高院只是走过场,对案件工作不细致、不严谨,重视度不够。

  “天下公司”2019年10月发表的文章《顾雏军的罪与张维迎的锅——兼议郎咸平的是非漩涡》中对此有过如此描述,“看守所是关押犯人的地方。20多人的号子,有强奸犯、诈骗犯,还有杀人犯。杀人是重罪,犯人脾气十分暴躁,其他人随时可能遇到危险。为了不让自己绝望,也为了不让自己变成痴呆,严友松把里面能找到的所有武侠小说都看完了,还借来了牛津英汉大词典,从头到尾背了三遍。里面的日子无论多难熬,总会有出来的那一天,严觉得自己无罪,所以对生活的希望一直没有放弃。不幸的是,一直将严友松引以为傲的严父,精神受到打击后不到半年就撒手人寰。因为被关押,父亲病危严时没能探望,严陷入深深自责中。得知父亲去世的消息后,严立即申请给家里打个电话,安排一下家事。严家在农村,经济并不富裕,儿子名牌大学毕业,平日里大事儿小事儿都是儿子拿主意。老人去世,严友松希望,即使不让回家奔丧,至少可以打个电话给家里。狱方没有马上同意,说是要调查一下。事情就这么奇怪,严父的身份证与档案记录差了一个号,狱方认为严提供的信息有问题,不能证明严父过世,结果严友松在父亲去世时竟然连个电话都没打成。这件事让他一直无法释怀。”

  除严友松外,另一位顾雏军案当事人晏果茹也向法院申请了国家赔偿,其结果同样难以令其满意。法院最终判决赔偿晏果茹人身自由赔偿金28.9085万元,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10万元,共计赔偿38.9085万元。这大约相当于晏果茹在科龙工作被抓时4个月的工资和奖金。而晏果茹在本案的诉讼全过程所花的律师费超过50万元,显然这笔赔偿金还不够晏果茹偿付律师费。

  近日,严友松以再审无罪为由向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申请国家赔偿案结束审查,广东高院判决如下:一、本院赔偿严友松人身自由赔偿金28.9085万元;二、本院支付严友松精神损害抚慰金10万元并为严友松消除影响,恢复名誉,赔礼道歉;三、驳回严友松的其他国家赔偿请求。广东高院虽认定严友松依法有权获得赔偿,但赔偿金额与严友松所要求金额相距甚远,该补偿与当事人所受损失严重不成正比。此次判决不仅没有弥补当事人此前所受的伤害,反而对这个无罪坐牢两年半的人又进行了一次沉重的精神打击。

  赔偿与损失严重不成正比,赔偿金甚至不够偿付律师费;当事人羁押天数不完全一样,但赔偿金额却一样;既未充分履行国家法定赔偿义务,也未充分尊重当事人的受偿权利。在最高人民法院对相关当事人作出部分无罪或无罪的再审判决后,顾案赔偿结果难孚众望。

  严友松原系广东科龙电器股份有限公司董事、副总裁,为顾雏军案最大的受害者之一。其最初因涉嫌经济犯罪被广东省佛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缓刑),广东高院二审裁定维持,后经最高人民法院再审改判无罪。严友松在含冤入狱的两年半时间里,承受了巨大的苦难。

  一个国家经济的发展需要优秀的企业家,一个国家的崛起需要的是人才。珍惜爱护心怀热枕、一腔热血投身于企业发展的人才,不令其心寒,这才是聪明且正确的做法。在最高人民法院对相关当事人作出部分无罪或无罪的再审判决后,未来如何对顾案的受害者进行合理充分的补偿,也是舆论关注的焦点。至少目前来看,补偿的结果难以令各位当事人满意。案件的后续进展,大家仍会持续关注并拭目以待。

  本刊记者  吴加伦

  光阴荏苒,不经意间,21世纪第一个十年已定格在历史的地平线。虽然时光一去不复返,但对于15年前轰动一时的顾雏军案的诸多受害者而言,发端于上一个十年的那段沉重的历史始终挥之不去,且故事仍在延续。

  与顾雏军不同,以严友松为代表的其他当事人纷纷选择自己的方式来寻求补偿,以弥补此案对其造成的伤害。但光阴无价,他们寻求更多的是心灵的慰藉,争的是那一口气。

  不仅如此,严友松被无辜牵扯进刑事案件后,工作、生活以及个人境遇都发生了颠覆性的变化。其家人因此承受负面的舆论压力和严重的精神损害,家人在填报及审查社会关系资料时,不得不申明其受过刑事处罚的事实。此外,因长期、广泛的社会负面评价,对其职业生涯及职业形象造成了难以弥补的损害,对其财产权也造成了重大损失。

  2019年4月10日,最高人民法院第一巡回法庭宣布了顾雏军案再审结果,判决顾雏军部分无罪且被减刑至五年,而严友松等人则被宣告无罪。一句无罪,还了清白,但还不了当事人牢狱中蹉跎的岁月。拂去历史的尘埃,真相竟如此残酷且残忍。在最好的年华,正意欲为国为民奉献才能之际,当事人却含冤入狱,自己及企业的前程戛然而止,这种伤害甚至波及到家人,往事不堪,令人唏嘘。

相关文章
  • 金融配资平台www.00ob1m.

    新冠疫情快速蔓延对全球经济运行带来重大冲击,疫情严重地区的供应链面临破裂和消失、部分跨国供应链中断与重构、一些产业加速衰退...

  • 金融配资平台www.00ob1m.

    根据公告,各涉案省区市已按照属地原则设立了核实登记地点,集资参与人可前往其户籍所在地或经常居住地设立的核实点予以核实登记。...

金融配资平台www.00ob1m.cn

回到顶部
友情链接

Powered by 沪深投配资www.yj9.com.cn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

Copyright 站群系统 © 2015-2025 中信e配官方网 版权所有